骨灵草新闻摘要返回> 

政府难以控制洋葱价格 小洋葱成影响印度政治的大筹码

更新时间:2020-05-17 10:10:01
,印度国内市场洋葱平均价格飙升至每公斤111卢比(约合人民币11.1元),达到历史高水平,平均批发价格也达到了每公斤80卢比,较六七月上涨了15卢比。据《今日印度》去年12月初的报道,加尔各答、金奈、孟买、奥里萨与普纳等各主要城市的价格甚至飙升到每公斤120-130卢比。

  这场“洋葱危机”不仅让消费者“涕泪俱下”,还让餐厅营业额大幅下降,更让面临严峻经济下行压力的印度政府痛苦不堪。可以说,随着消费者对洋葱采购的锐减,农民、零售商、批发商等都饱受冲击。《今日印度》在报道中甚至打趣地表示,这场“洋葱危机”来势汹汹,就连小偷也放弃偷钱而改偷洋葱了。

  政府难以控制洋葱价格

  此前,为遏制洋葱价格涨势,印度政府不仅禁止出口洋葱,而且还对经销商的囤货总量进行了无限期限制,但这些举措并未能奏效,目前洋葱价格已经迎来了第二轮上涨。究其原因,去年卡纳塔克邦、古吉拉特邦、马哈拉施特拉邦等主要洋葱产区遭遇的非季节性降雨恐怕是罪魁祸首,降雨直接导致收成下降,终拉动洋葱的批发价不断走高。

  在政府禁止出口的政策影响下,洋葱的批发与零售价格在去年10月初一度回归正常,但此后又陷入失控局面。一名那格普尔市的蔬菜摊主在接受印度“亚洲国际新闻”的采访时表示,他们的洋葱进价为每公斤60-70卢比,以80卢比的价格出售,“由于价格的上涨,前来购买洋葱的顾客越来越少了”。

  真正糟糕的是,由于洋葱的零售价格提高,消费者要么少买洋葱,要么彻底把洋葱从每日食谱中剔除,这样的恶性循环不仅影响了洋葱的消费端,也损害了农民与经销商的利益,甚至给整个印度市场的洋葱贸易带来大幅波动。

  德里首席部长阿文德·克吉利瓦尔曾指责中央政府措施不力,中央政府则声明已采取各种可能的政策推动洋葱价格回到正常水平。印度食品与消费者事务部部长拉姆·维拉斯公开表示,“事态不受政府掌控,政府已竭尽所能,但无人能够逆转自然规律”。

  洋葱经销商中饱私囊

  在印度经济在去年第三季度创下新低的背景下,不断上涨的洋葱价格正日益成为莫迪政府头疼的问题,莫迪政府似乎正在陷入一个究竟是提高农民收入还是稳控通胀指数的两难僵局中。

  总理莫迪在去年竞选时许下的提高农民收入的承诺依稀还在耳边,但控制通胀水平也绝不是一个能够怠慢的问题。

  有专家表示,莫迪推出任何旨在降低洋葱价格的措施都将直接影响到他的亲善农民计划,但同时,采取如加大补贴或降价等对消费者有利的措施则会影响到农民的收入,而且目前已经有农民和经销商因政府禁止出口洋葱的政策而走上街头进行抗议,恐怕未来任何旨在下调洋葱价格的举措都将招致更大的抗议。

  事实上,禁止出口洋葱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印度农民的收入,近日印度国大党发言人苏尼尔分享了一段视频新闻,视频中显示一位来自马哈拉施特拉邦的农民按照政府规定的以每公斤8卢比(约合人民币0.8元)的价格把洋葱出售给经销商,然而消费者在市场上终购买价格高达其15倍!由此可见,在马哈拉施特拉邦这个全印大的洋葱批发市场上,只有经销商是这场“洋葱危机”中唯一的获利方。

  来自农骨灵草市场委员会的沙什康特表示,当前有许多经销商以极低的价格向农民采购洋葱,然后囤积在库,等洋葱价格走到高位后抛售以谋求暴利。

  印度政府已经出台了限制经销商囤货数量的政策,规定零售商囤货不超过100公担,批发商囤货不超过500公担。专家对此建议称,现在要做的就是每天对各大经销商进行排查,确保他们严格执行政策,只有这样才能控制洋葱价格持续上涨。

  洋葱,印度具政治敏感性的蔬菜

  如前文所述,不断上涨的洋葱价格无疑成了莫迪政府目前面临的一大政治难题,但事实上,这样的桥段并非首次在印度上演。

  先拿近的说,在莫迪2019年出任总理前,印度在2019年与2019年就先后发生了两次“洋葱危机”,直接加剧国内的政治气氛。印度民众日益不满于国大党执政能力,终酿成了国大党在2019年大选中的败局。

  以2019年为例,受洪灾影响,马哈拉施特拉邦的洋葱产量急剧下滑,在供给不足与市场投机行为的综合作用下,洋葱价格一夜飙升到每公斤90卢比。为控制危机蔓延,当时的曼莫汉·辛格政府迅速采取行动,不仅禁止出口洋葱,还降低进口价格,甚至还从“宿敌”巴基斯坦进口洋葱,终于将洋葱价格控制在了每公斤50卢比。

  当时的反对党印人党则趁虚而入,借“洋葱危机”不断向国大党发难,指责当局不当的洋葱外贸政策是这场危机的祸根,一时间国内针对国大党的抗议此起彼伏。

  在2019年洋葱危机再度爆发后,印人党故技重施,直接导致国大党的民意支持跌至谷底,使其在2019年大选中惨败。

  不得不说,洋葱这个不起眼的灶台之事,对于印度政治能有如此大的影响。回溯更早以前,1988年洋葱的价格曾是德里与拉贾斯坦邦议会选举的决定性因素;上涨的洋葱价格还曾在1980年帮助英迪拉·甘地率领的国大党一举拿下大选,此后这场大选被称为“洋葱选举”,因为英迪拉·甘地成功将洋葱价格用作打击执政党的有力武器。

  回到当前,“洋葱危机”再度上演,且洋葱价格也上涨到了前所未有的高位。有印度专家指出,随着新一批洋葱收获将近、埃及进口的洋葱也将投放市场,印度洋葱价格有望于1月中旬大幅下降20到25卢比每公斤并趋于正常。

  但仍需谨慎对待的是,如果按照当前限制经销商囤货的政策,农民将不得不以极低的价格出售洋葱,无论洋葱的市场价是高是低,农民永远都是受害者。届时如果洋葱价格再不下跌,“流泪”的恐怕就不仅仅是农民或者消费者了。

  (本报新德里1月1日专电)

骨灵草在线订购下单

返回首页 在线下单 电话订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