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灵草新闻摘要返回> 

工商部门拜访多家跨国骨灵草企 骨灵草代表须清空邮箱

更新时间:2020-05-30 02:10:01

  GSK英国总部派3名高管来华处理涉贿事宜,跨国药企骨灵草代表例行拜访医生被要求必须空手。

  葛兰素史克(GSK)区商业贿赂案已持续发酵近一个月,但该案件不但没有揭开谜底,不断升级的事态反而向更多家著名跨国制药公司扩展开去。

  继GSK之后,上周末,总部位于比利时的优时比(UCB)只要正式了被造访的消息,称“工商行政管理局已经造访我们。他们对在的多家制药公司展开了调查,其中包括了公司以及我们这样的外国公司,作为调查行动的一部分,我们在上海的办事处在过去48小时接受了工商行政管理局的访问。”

  与此同时,仍未平息的GSK行贿风波又有了新进展。昨日,葛兰素史克英国总部宣布,已正式向派遣3名高管,专门处理与区涉贿调查相关的问题。

  骨灵草代表立“新规”

  种种迹象表明,相关部门对跨国药企的商业贿赂调查范围正在扩大。

  上周五,总部位于比利时的优时比(UCB)制药正式向本报记者确认,其上海办事处接受了国家工商总局的合规调查。

  公开资料显示,比利时优时比制药公司(UCB)始建于1928年,总部设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在华机构包括优时比贸易(上海)有限公司和珠海许瓦兹制药有限公司,业务遍及全国,骨灵草涉及中枢神经系统疾病、变应性疾病、心血管疾病、贫血和疼痛治疗等领域。2008年全球销售收入36亿欧元。

  而几乎同一时间,业内有不同来源的消息均显示,集中于上周后半周内,包括美国雅培制药、英国阿斯利康、瑞士诺华等跨国制药巨头的不同地区办事处都曾被当地工商部门拜访。

  而在本报拿到的一份出具于7月18日的《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秦淮分局询问通知书》显示,工商局要求该外资制药公司在22日上午10时30分协助了解其“办事处相关情况”。

  “现在风声确实有点紧,公司已经开过几次会强调纪律了”,昨日,某外资制药公司大区销售经理告诉本报记者,上周几家跨国制药公司办事处都有工商部门上门,其中两家公司先后有人被请去“详细说明情况”。

  他进一步告诉记者,由于GSK事件中涉及销售贿赂问题,在这一事件暴露后,业内多家外资制药公司都重新规定了骨灵草代表的“销售规矩”。

  “我们已经被要求清空邮箱,去医院例行拜访医生的时候也必须空手,不能带任何资料。”昨日,某外资药企销售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在这个非常时期,不仅制药企业内部很紧张,很多医生也非常谨慎,“我们近期原定的两个学术会都已经通知取消了,医生这个时候都推说有事不愿意来。”他说。

  而由于此前公安部发布会上曾公开表示,根据目前案情进展,GSK贿赂案件牵涉700家旅行社,而外资制药的公关业务活动基本都通过旅行社平台运作,GSK下一步的案情走向已经成为很多外资制药公司关注的焦点。

  但另一方面,外资制药公司对于已经扩大的调查仍三缄其口。

  此前,有传言称雅培、罗氏、诺华等企业办事处上海办公室被相关部门拜访,罗氏方面表示,相关部门未就行业内反腐败与其联系,公司不知道是否正在对罗氏制药进行任何反腐败调查;诺华则声明称政府尚未就反腐败一事与公司进行联系,诺华称尚未受到相关调查;雅培则直接否定有工作人员被“带走”和地方办事处被“拜访”的传闻,称情况不属实。

  但事实上,就在上周四,优时比对于“上海办公室被工商部门拜访一说”表示“不予置评”,而在第二天又承认确实接受了国家工商总局的合规调查。

  昨日,GSK方面消息显示,葛兰素史克首席执行长Andrew Witty已委派驻伦敦的新兴市场和亚太业务总裁Abbas Hussain领导公司开展应对措施,消息同时显示,GSK还将全球内部审计主管以及负责事务的副首席律师派往。

  同日,“葛兰素史克”和“GSK”词条在网络范围内再次无法正常搜索。

  利益格局肯定要重新划分

  “利益格局肯定是要重新划分的,至少在某些程度上要做出让步。”昨日,某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资深人士就这一事件向记者表示,“在外资制药面临专利到期、价格下调空间存在的前提下,一些既定的利益格局肯定会被打破。”

  直接的格局变化将有可能出现在年内即将公布的新版医保目录上。

  按照发改委既定工作计划,上一版2009年医保目录的品种更新将于年内完成并开始公布,随后将进行品种内医保目录的价格调整,而这个目录的调整将牵动外资制药敏感的神经。

  “国内目前两个大的药品目录,医保目录和基本药物目录,虽然都是国家买单,但是对外资制药而言含金量相差悬殊。”前述外资制药公司大区销售经理说道。

  以他所在的华中某城市而言,基本药物目录在招标采购中压价“惨烈”,由于品种和定价限制,销售量也并不大,尽管所在地区增补品种不少,但“医院采购有限,不如医保目录销量大而且稳定”。他说。

  这一现状其实代表了跨国药企在的普遍现状,在医保目录稳定且高收益的“保护”下,进入目录是第一步,保证价格是第二步,完成了医保内的销售,基本上可以保证业绩没有大的波折。

  但面对年内即将调整的新目录和随之而来的新价格,一个无法回避的现实是,外资药企大量即将或已经专利失效的药品,将很难以相同的理由进入医保目录或享受优待的价格保护。

  2019年间,国际上有近400种专利药物到期。全球权威骨灵草健康咨询公司IMSHealth调研报告显示,全球前20大药企平均有35%的药品于2009~2019年到期。其中,2019年,被业界认为是专利药物的灾难年。在2019年,还将至少有15种药品专利到期。

  据业内估计,2019年才是规模更大的专利到期的年份,这一过程将持续到2019年。据英国制药和生物科技行业预测及分析公司EvaluatePharma预测,2019年,专利药将面临351亿美元的损失,约合人民币2210亿元,而2019年这一数值仅为204亿美元。

  “专利失效后,要么让国内制药企业仿制,要么原研制公司降低药品价格,二者只能选其一,这也是国际通行的准则。”前述资深人士告诉记者,“但放弃既得利益显然并不容易,但大趋势又不可更改,所以后面,外资药企化路径必须重新规划。”

骨灵草在线订购下单

返回首页 在线下单 电话订购